<ins id='bg2rf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bg2rf'><strong id='bg2r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tr id='bg2rf'><strong id='bg2rf'></strong><small id='bg2rf'></small><button id='bg2rf'></button><li id='bg2rf'><noscript id='bg2rf'><big id='bg2rf'></big><dt id='bg2r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g2rf'><table id='bg2rf'><blockquote id='bg2rf'><tbody id='bg2r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g2rf'></u><kbd id='bg2rf'><kbd id='bg2rf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bg2rf'></i>

        <i id='bg2rf'><div id='bg2rf'><ins id='bg2rf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bg2rf'></fieldset>
      1. <acronym id='bg2rf'><em id='bg2rf'></em><td id='bg2rf'><div id='bg2r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g2rf'><big id='bg2rf'><big id='bg2rf'></big><legend id='bg2r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'bg2rf'></span>

        1. <dl id='bg2rf'></dl>

          親愛的,我們的愛情迷路瞭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地鐵,呼嘯。她不會理會這些,或者等她想理會的時候,她會發現,她根本找不到北。

            “當心!”身後突然伸出一隻粗壯有力的胳膊,拉開瞭她,地鐵從她面前呼嘯而過,她站在黃線的邊緣,原來她又不知不覺走過瞭黃線誰都知道不應該越過的黃線。

            “謝謝。”她禮貌地笑瞭笑。他抽過瞭她手中的書,“《亂馬》?!”她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一點驚訝,是的,像她這樣的女人,還看《亂馬二分之一》的確是有點幼稚。

            她拉瞭拉自己的衣服,理瞭理耳邊的短發,聽見自己努力地爭辯:“無聊時打發時間的。”

            他們就這樣認識瞭,他們的寫字樓是同一幢,幾年來都不曾遇見,可是從那一天起,他們幾乎天天能看見對方。

            他開始慢慢知道她的脾氣,喜歡看書,喜歡看漫畫,特別喜歡看《亂馬》,最喜歡的就是那個有點傻氣的響良牙,那個像她一樣有點路癡的會變小豬的傻孩子。她幾乎天天要看這個,捏著這樣的故事,她說這樣會讓她心裡好受些。他不敢讓她單獨出門,除非去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,她可以在他傢小區裡迷路3個小時,其實她已經去過很多次瞭,因為她以為那是徐傢匯,這樣的事太多太多瞭。他不敢想像,如果沒有他,她準備怎麼去尋找自己的路。

            他可以忍受她迷路,卻不能忍受她迷糊,她不能迷糊到連他的生日都忘記,迷糊到兩個人的紀念日也忘記,迷糊到他的單位名字都叫不對。她惟一能做的,就是翻譯,低著腦袋,有些機械地做著翻譯,就算迷糊一點也沒關系,畢竟那樣的小說,沒人會逐字逐句去對照。

            她從不表達自己的觀點,他包容她,她也微笑著,他斥責她,她也微笑著,他說著事業的成功,她迷糊地聽著,他說著近來的失敗,她也迷糊地聽著。她像個孩子一樣,迷失在他的愛情裡,或者是她自己畫的愛情迷宮裡。

            他決定要離開她瞭,他要有自己的事業,他要過他那種充滿節奏的生活,他要一個可以幫助他的女人,而不是一個永遠迷糊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找她分手的那天,就在她傢附近的咖啡店,她遲到瞭半個小時,沖進門的時候,明明看見瞭他,卻還是會繞個遠路。他最後一次絕望瞭。

            分手說得很輕松,她沒有意見,在咖啡的熱氣中,她的臉很模糊,她看他的眼神也很模糊,她喝完瞭咖啡,說瞭句“再見”,就沖瞭出去,走的時候還落下瞭她最喜歡的《亂馬》。他猶豫瞭一秒鐘,還是把那本書放進他名貴的提包裡。

            半年後,他離開瞭這座城市,去瞭日本。突然有一天,他發現瞭箱子底的《亂馬》,在他百無聊賴的日子中,在他與陌生人打交道的時候,在他已經不知道自己除瞭忙碌還能為什麼而活的時候,他看起瞭她喜歡看的書。突然他流淚瞭,他知道瞭那個叫響良牙的男人,知道瞭那個會迷路的響良牙,那個為瞭愛可以如此執著的男人,還有那個並不幼稚的她……他一直以為是他在照顧她,是他在包容她,卻又不知道,她是如何用自己的迷糊去應付他的一切,又如何用她的迷糊去包容他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走到窗前,看著東京繁華的霓虹景象,他終於撥通瞭她的電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