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rumys'></i>

  • <dl id='rumys'></dl>

    <code id='rumys'><strong id='rumy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acronym id='rumys'><em id='rumys'></em><td id='rumys'><div id='rumy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umys'><big id='rumys'><big id='rumys'></big><legend id='rumy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pan id='rumys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rumys'><div id='rumys'><ins id='rumy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rumys'><strong id='rumys'></strong><small id='rumys'></small><button id='rumys'></button><li id='rumys'><noscript id='rumys'><big id='rumys'></big><dt id='rumy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umys'><table id='rumys'><blockquote id='rumys'><tbody id='rumy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umys'></u><kbd id='rumys'><kbd id='rumys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rumys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ns id='rumys'></ins>

            西安愛情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夏季要開始的時候,我終於決定要搬出去住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開始趴在網上搜房,在各大租房網發佈求租信息,信息很簡單:女,87年生,C大學生,求租,有房或願合租者可以加我Q談,男女不限,隻限單身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信息發佈後幾天都沒消息,急迫下隻好去找中介。隻一天時間,我便找到瞭一套2室一廳的老式單元房,房子是某研究所的傢屬院,老雖老,但是小區環境不錯,房子的基礎設施齊全,拎包即可入住,我很滿意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簽租一年。我便回宿舍收拾東西,準備周末搬傢。晚7點,我把電腦音箱開大,哼著歌,噼裡啪啦地打包。就在我正準備飚一聲時,傳來瞭敲門聲。開門。門外怯怯地站著一位小個頭姑娘,她說:請問,糊塗蝶是不是在這個宿舍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2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周末搬傢,和馮小雨忙進忙出地往樓下搬東西。中間我給莫文濤打瞭兩次電話,全忙音。我肩膀上夾著手機,手上拎著兩大袋東西下樓時,馮小雨正好大汗淋漓地上樓,零碎東西也不少,但竟也沒人來幫忙,我忍不住問:怎麼你男朋友沒來幫忙?她一怔,明顯的窘迫:我沒有男朋友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擦肩而過時我又看到她微紅瞭臉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她,馮小雨,我的合租者。那天她敲開我宿舍門時我驚訝瞭一瞬,後來她解釋,是因為加瞭我的QQ號,在我的空間看瞭照片才找過來,你在我們學校這麼有名,很容易找的。她如是說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對這種看似膽小怯怯的姑娘向來心存好感,再者,2室一廳一個人住絕對浪費,所以,很快定下和她同住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東西擺放停當後,夜色已深,我舒展四肢,偕馮小雨一起去吃飯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是一傢毗鄰護城河的燒烤園,我倆到達後園子幾乎人滿為患,鼎沸的人聲中,我給莫文濤打電話,電話終於接通,我說:一起吃個飯吧,慶祝我的喬遷之喜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3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莫文濤趕到時我們已經點瞭滿滿一桌酒菜,還有一些燒烤,馮小雨端著一碟羊肉串到我面前時,莫文濤的聲音插瞭進來:嘿,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,菜都點好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抬眼,見他牛仔T恤隨性打扮,懶洋洋地開口:坐吧,這位小美女叫馮小雨,我的新任同居者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正不知該怎麼給馮小雨介紹莫文濤,莫文濤很給面子地伸手:你好,我是莫文濤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馮姑娘抬手,細白的胳膊在昏暗的白熾燈下凸顯秀色,輕聲:你好。然後扭頭向我,原來你認識莫老師,他是你的輔導員吧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莫文濤正是我的輔導員。這為我的張揚生活再添籌碼,也成為校園茶餘飯後的八卦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4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馮小雨是一位理想的合租者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她安靜乖巧愛幹凈也勤快,屋子客廳都是她收拾,永遠都是幹幹凈凈的。她買瞭一些小盆栽,零散地放在房子四周,還買瞭一束茉莉,用玻璃花瓶裝瞭起來,白色的花朵,淡雅的清香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她送我一盆仙人球和蘆薈,精巧的修飾,看起來很賞心悅目。她說:胡蝶你經常上網,仙人球能防輻射,蘆薈可以做面膜,女孩子可要愛護自己的容貌哦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她說這話時老聲老氣的,我不禁就笑瞭。這姑娘穿著長長的套頭衫,頭發松松地挽瞭起來,露出光潔的脖子,膚如凝脂,很美好的樣子。